ZAO WOU-KI (FRANCE/CHINA, 1920-2013)
This Lot has been sourced from overseas. When au… 显示更多
赵无极 (中国/法国,1920-2013)

银河—09. 11. 1956

细节
赵无极
赵无极 (中国/法国,1920-2013)
银河—09. 11. 1956
油彩 画布
162.2 x 114 cm (63 7/8 x 47 in.)
1956年作
签名:无极 Zao 1956 (右下); Voie Lactée ZAO Wou-Ki 9.11.1956 (画背)
来源
法国 巴黎 法兰西画廊
欧洲 私人收藏
1998年4月12日 佳士得台北 拍品编号3
亚洲 私人收藏
2004年4月25日 佳士得香港 拍品编号720
亚洲 私人收藏

此作品已登记在赵无极基金会之文献库,并将收录于弗朗索瓦.马凯及扬.亨德根正筹备编纂的《赵无极作品编年集》(资料由赵无极金会提供)
出版
1981年《赵无极:中国油画与水墨1950-1981》展览图录 国际文化交流协会 福冈 日本 (图版,第6图)
展览
1981年10月-1982年6月 「赵无极」 日本艺术家联展
1981年10月4日-12月 「赵无极」 日本 福冈 福冈市立美术馆
1981年11月13日-18日 「赵无极」 日本 东京 东京东急百货店日本桥店
1982年2月27日-3月22日 「赵无极」 日本 福井 福井县立美术馆
1982年3月30日-5月9日 「赵无极」 日本 京都 京都国立近代美术馆
1982年5月16日-6月20日 「赵无极」 日本 神奈川 神奈川县镰仓 近代美术馆
注意事项
This Lot has been sourced from overseas. When auctioned, such property will remain under “bond” with the applicable import customs duties and taxes being deferred unless and until the property is brought into free circulation in the PRC. Prospective buyers are reminded that after paying for such lots in full and cleared funds, if they wish to import the lots into the PRC, they will be responsible for and will have to pay the applicable import customs duties and taxes. The rates of import customs duty and tax are based on the value of the goods and the relevant customs regulations and classifications in force at the time of import.
更多详情
This work is referenced in the archive of the Foundation Zao Wou-Ki and will be included in the artist’s forthcoming catalogue raisonne prepared by Francoise Marquet and Yann Hendgen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Foundation Zao Wou-Ki).

登入
浏览状况报告

拍品专文

1950年代也许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宇宙探索年代: 1957年,人类第一次向宇宙发射卫星, 1959年,第一台探月车登陆月球。而对赵无极乃至亚洲艺术史而言, 1950年代亦是上下求索的重要时期。作为甲骨文时期极为罕见的大型作品,《银河 — 09.11.1956》有力地展现了赵无极对亚洲艺术于世界立足点的体悟,他将古老的文字化作延绵不绝的漫天星河,勾连起人类文明生生不息的过去与未来,在宇宙千古中镌刻下东方艺术独特的印记。
“甲骨文时期 ”在赵无极的艺术生涯中有着开天辟地式的重要意义。甲骨文、钟鼎文是东方最古老的文字之一。通过在龟甲或青铜器上铭刻字符,古代君王得以沟通神灵、指点江山。 1947年赵无极定居巴黎后,开始深入研习西方油画的艺术语汇,却始终追寻着中国艺术的文化根基。 1954年,在古代文物的篆刻铭文上,赵无极终于找到了开启东方精神性的钥匙——他创新地将钟鼎文、甲骨文等古代文字拆解、组合融入画中,神秘的字符时如铁画银钩、时若游云惊龙,配合西方油彩的气象万千,从此真正开启了融贯中西的自由之门。
与甲骨文初期硬朗、粗粝而分散的字体不同,《银河》中赵无极的 “书法 ”已变得非常成熟流畅,细腻、繁复而延绵,交织成一个富有生机的整体,让人仿佛能够触摸到历史万象的风起云涌。“赤岸水与银河通,中有云气随飞龙。 ”远古的铭文被解构、重组,又融入了宋代细笔小楷的清雅笔锋,如不可言传的天书,自四面八方向中心飘逸、积聚、碰撞。杜尚曾以千丝万缕缠绕整个展厅,编织出艺术史无尽的去向和可能性;赵无极则以盘根错节的文化符号,连结起了原始与前卫,将观者引入东方远古文明的虚无浩瀚之境。
宋代汝窑取“雨过天青 ”色为底,以天然冰裂纹为饰,尽显温润而庄严的神圣感;在《银河》中,赵无极同样将人的痕迹与自然的壮美浑然天成地融合在一起,尽显“天人合一 ”的东方哲学。现实中的夜空黑暗而深邃,而赵无极笔下的 “银河 ”却浪漫而璀璨:画家以柔美淡雅的的丁香紫、天青、湖蓝、水绿层层叠加,仿佛透纳笔下的水汽氤氲的仙境,渲染出一片和煦而悠扬境界。而画面主体中象征人类文明的文字正是宇宙中漫天繁星的组成部分,与自然恰如其分地融为一体。正如作家汝华曾写的:“赵无极的作品清楚地显示出中国人的宇宙观:朦胧和深远反映着静观的精神状态,而不是静观的对象。 ”
“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 ”中华文明上下千年的宇宙观,被赵无极浓缩于数尺画布, “时间 ”与“空间 ”这两个玄学的概念,通过古老文明的意象与宇宙苍穹的宏阔,在画布上得以水乳交融。轻盈舞动的远古文字由天际降临,在画面中央以细密繁复的笔触,凝聚成一股玄妙的动态力量。其间几抹亮丽的孔雀蓝,瞬间穿透一片朦胧,仿佛银河深处暗藏的宝藏,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引领着观者向更深远处追寻。在画面下方,文字线条或如烟云消散,或如光芒四射,如杜甫的诗句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将时间的流动、历史的变迁,皆镌刻在了画面之中。甲骨文贯通天地、纵横交通所带来的“时空感 ”,更成为了之后几十年内赵无极抽象创作的重要主题。
从敦煌星象古图到 NASA摄影下的迷幻星空,古今中外的人们无不为头顶仰望的星空而深深着迷,幷用各自的方式表现着宇宙的奥秘。而《银河》中,赵无极则以一位东方人的视角,为星河流转作出诗意的诠释。他曾说:“因为我们所有使用汉字的人始终肩负并传承着传统。我画出这些图形,因为他们构成我情感的基础。无论如何它都是居于东亚的人们共有的资产。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赵无极的笔下,一片包罗时空万象的“银河 ”绽放出人类文明璀璨的光芒。

更多来自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