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vador Dalí (Spain, 1904-1989)
This Lot has been sourced from overseas. When au… 显示更多 欧洲私人珍藏
萨尔瓦多·达利(西班牙,1904-1989)

《时间的轮廓》

细节
萨尔瓦多·达利(西班牙,1904-1989)
《时间的轮廓》
签名:Dalí(底座上方);铸造标记:CERA PERSA PERSEO SA MENDRISIO及编号:5/8(底座侧面)
铜雕 绿色、金色及褐色铜锈
380 x 259 x 200 cm.(149 5/8 x 102 7/8 x 78 3/4 in.)
1977年构思,共8个铸版及4个艺术家试版
来源
I.A.R艺术资源有限公司
现藏家于2011年2月购自上述收藏
出版
罗伯特及尼古拉斯·德尚著《达利:形式、雕塑与物件之美》,阿泽莱里多,2004年,第238页,编号615(另一铸版插图)
「第三维度中的达利:斯特拉顿基金会收藏品」展览目录,都灵,2010年,第192至195及333页(另一铸版插图)

罗伯特及尼古拉斯·德尚于2011年已确认本作品的真实性。
注意事项
This Lot has been sourced from overseas. When auctioned, such property will remain under “bond” with the applicable import customs duties and taxes being deferred unless and until the property is brought into free circulation in the PRC. Prospective buyers are reminded that after paying for such lots in full and cleared funds, if they wish to import the lots into the PRC, they will be responsible for and will have to pay the applicable import customs duties and taxes. The rates of import customs duty and tax are based on the value of the goods and the relevant customs regulations and classifications in force at the time of import.

登入
浏览状况报告

拍品专文

罗伯特及尼古拉斯·德尚于2011年已确认本作品的真实性。

萨尔瓦多• 达利是二十世纪最为著名的前卫艺术家,也是超现实主义艺术的领军人物,他的创作总是充斥着怪诞诡奇及永无止境的创造力。他的作品将幻想渗入现实,把日常物品用不可能甚至荒诞的方式组合,来唤起人们的潜意识,探索人类梦境和意识深层的未知。

《时间的轮廓》这座宏伟的巨型雕塑,将达利最深入人心的意象“ 融化的时钟”化为现实,以三维的方式呈现。 “ 融化的时钟”这个意象,第一次出现在作于1931 年的《记忆的永恒》中,此作是超现实主义中最经典的作品,目前藏于纽约现代艺术美术馆。在那之后,“ 融化的时钟”成了达利艺术生涯中时常会出现的主题。这幅重要的超现实主义画作,为萨尔瓦多• 达利带来了崇高的荣誉,其影响终其一生,延续至今。

在他的自传中,艺术家讲述了“ 融化的时钟”这个意象令人意外的灵感来源:

“ 我们刚用味道浓郁的卡门贝尔乳酪为收尾,结束了晚餐,在所有人都离席后,我坐在桌前沉思了很久,思考着为何这种乳酪会让我觉得“ 特别的柔软”,这是一个带着哲学性的问题。我站起身,走去了工作室,点亮了灯,去看我创作到一半的画作最后一眼,这是我的习惯。这个作品描绘的是里加特港口附近的风景,黄昏那通透又带着忧愁的光芒照耀在岩石上;在前景中,橄榄树的树枝断了,也掉光了树叶。我很清楚自己成功地以此景创造出了一种氛围,可以用来表达一些想法或是放置一些令人惊艳的图像,但我内心深处还不清楚“ 那个想法”会是什么。我本来就要关灯了,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间我“ 看到了”那个想法,我看到了两个融化的时钟,其中一个不幸地挂在橄榄树枝上。”( 萨尔瓦多• 达利,《萨尔瓦多• 达利的秘密人生》,纽约,1942 年,317 页)

达利通过超过三米高的《时间的轮廓》,将幻想化为实体呈现,在艺术家的思绪及观者之间创造出一个共同的空间。这个作品完美地诠释了达利的哲学思考:质疑时间的性质,时间与人类的相互影响。达利的灵感来自于二十世纪初阿尔伯特• 爱因斯坦提出的相对论,这个理论颠覆了当时宇宙法则之间的常理。达利则力求将他的艺术与此科学探索殊途同归。( 唐恩• 阿德斯,《达利:百年回顾》,伦敦,2004 年,148-151 页)硬与软,静与动,有形与无形,为了调和这些矛盾的二元性,达利设想出了这样一个艺术作品,一个意象,
来激发观者的想象与激情。这个时钟有着人脸的轮廓,令人想起达利的开创性自画像作品《伟大的自慰者》( 1929 年,马德里索菲亚王后国家艺术中心博物馆)中人的侧脸。凝固的时钟表面,与多变的环境产生了强烈的对比,强化了作品以现实结合融化时钟的虚幻,引发观者对生命转瞬即逝的反思,同时也思考人类对反抗速朽的命运所作出的种种努力。通过打破文化准则和日常物品的常态,《时间的轮廓》创造了另一种现实,让观者能够洞察更深层次的思想空间。

更多来自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