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RARE DING BLACK-GLAZED GILT-DECORATED VASE, YUHUCHUNPIN
A RARE DING BLACK-GLAZED GILT-DECORATED VASE, YUHUCHUNPIN
A RARE DING BLACK-GLAZED GILT-DECORATED VASE, YUHUCHUNPIN
2 更多
插花貯水養天真,瀟灑風標席上珍秦大樹香港佳士得拍賣行將於2018年春季拍賣一件定窯黑釉金彩折枝草葉紋的玉壺春瓶。此瓶方唇,侈口,長細頸,水滴形或曰膽形垂腹,圈足稍高,挖足異常規整,略外撇。白胎微泛灰黃,細而堅致。黑釉烏黑光亮,釉層稍厚,施釉至足根部,足心無釉。腹部用金彩繪有兩枝折枝草葉紋,金彩呈色鮮豔,略有脫落;口部亦有金彩條帶紋。牛津公司所做的熱釋光測試證明此器的時代是距今600-1000年。為北宋末到元代。12009年,河北省文物研究所與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聯合組隊,對河北省曲陽縣定窯遺址進行了考古發掘2。通過對發掘資料的整理研究,將定窯的發展歷史分為了六期五段,證明定窯澗磁嶺窯區的瓷器生產始於中唐時期,而在燕川區終燒於元代。其中第四期的時代為北宋後期,即哲宗元祐元年至欽宗靖康二年(1086-1127年)。在發掘的澗磁嶺C區第四期的地層中出土的A型細黑釉瓶(圖一)就與這件器物的造型相同,儘管我們發掘出土的標本並不完整,但可見口、頸、腹部的特徵這都與此器相同,證明這件器物的時代為北宋後期。定窯是宋元時期著名的窯場,由於定窯所在的區域具備了優質原料的資源條件,以生產不施化妝土的精細白瓷而著稱,並可以製作胎體很薄的薄胎器物,這賦予了定窯典雅纖麗,挺拔脫俗的特徵,使之成為宋代士大夫階層開創並追逐的清雅藝術的典型代表。然而,定窯的產品並不是單一,除了生產精細白瓷以外,在不同的時期還生產數量不等的化妝白瓷,即其產品是面向不同階層的,構成了作為一個商品生產的窯場的特徵。同時,在定窯的各個時期,都還生產黑釉、醬釉等鐵呈色的器物,常被人們稱為黑定和紫定器物。但各個不同時期特徵不同。在中晚唐到五代的階段,主要生產粗黑釉瓷器,特點是胎體厚重,製作粗劣,缺少美感。從北宋早期開始,在繼續生產粗黑釉瓷的基礎上,出現了帶有金屬光澤的細醬釉瓷器(即所謂紫定器物),器形只有盞,但出土數量極少,應屬創新產品。特點是仍然胎體較為厚重。到了北宋中期,定窯整體上進入了以生產精細瓷器為主要特色的階段,這個時期,定窯開始生產精細的黑釉瓷器,細醬釉瓷器的數量也有所增加(圖二),器類有碗、盞、盞托、矮梅瓶、器蓋、斂口缽等。胎色很白,胎質精細,胎體非常薄,釉面光亮,呈現金屬光澤,釉流動性較強。這兩類產品的特徵是白胎極細、極薄,製作的精工超過了同時期的細白瓷產品,釉面光潔明亮,且常常呈現出金屬光澤。這兩類產品應屬於高端的產品,出土數量十分稀少,根據我們對典型地層的統計,這兩類瓷器加起來在器物群中所佔的比例為0.1%-1.2%。這類產品生產的範圍也較小,主要集中在澗磁嶺窯區。北宋晚期,定窯進入快速發展時期,但各種瓷器的品質都比北宋中期略微降低,細醬釉產品迅速減少並基本消失,細黑釉瓷器仍然生產,但胎體不如第二期那樣薄,釉色也不再如前期呈現金屬光澤,釉層往往較厚,且多施釉不到底 (圖三)。器類仍以碗、盤、瓶類為大宗。細黑釉器物的數量有所增加,統計可知,其在器物群中所佔比例在2-3%。由此可見,細黑釉瓷器出現與北宋中期,在北宋晚期比較流行,但仍然屬於非常稀少的珍貴品種。進入金代,單純的黑釉、醬釉瓷器都均停燒,而大量出現一些釉色黑醬駁雜,胎體十分薄俏,常常帶有印花裝飾的黑醬色瓷器。元代定窯停燒了精緻的瓷器,因此只有粗黑釉瓷器生產。根據上述分期研究對各期特徵的總結,我們可以進一步判定,這件黑釉玉壺春瓶具有典型的北宋後期細黑釉產品(黑定)的特徵。總體說來,細黑釉和細醬釉瓷器都在定窯的歷史中短暫的生產過,且數量很少,因此不論是黑定還是紫定,都是當時非常稀少的高端產品。定窯以刻、劃、印花為其最主要的裝飾,特點是沒有突破單色的效果,成就了定窯淡雅纖麗的風格。在北宋時期唯一不同的是,有極少量的瓷器裝飾了金彩。南宋周密在其所著的《癸辛雜識》中記「金花定碗用大蒜汁調金描畫,然後再入窯燒之,永不復脫。」3表明加金彩裝飾的器物在宋代是十分引人矚目的。從各地收藏和出土的器物看,加金彩的瓷器在北方地區的窯口中十分稀少,幾乎僅在定窯瓷器上存在,屬於異常稀少的品類。從目前發現的數量看,在紫定器物上加金彩的數量稍多,黑定上加金彩則是鳳毛麟角。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收藏有金彩蝴蝶牡丹紋、牡丹紋兩件紫定金彩碗和一件雲鶴紋白釉金彩碗4;日本MOA美術館收藏一件金彩束蓮紋黑定碗,大阪市立東洋陶瓷美術館收藏一件金彩牡丹紋黑定碗5。這五件金彩碗均被列為日本的「重要文化財」。韓國國立中央博物館則收藏有三件傳出土於開城高麗王宮遺址的金彩碗,計紫定兩件,黑定一件6。唯一的一件特殊器形的金彩定器是安徽省肥西縣李家村出土的紫定金彩矮梅瓶,在腹部用金彩飾「荷塘春光」圖,可惜金彩脫落非常嚴重,器表僅存紋飾的痕跡。歷數存世的金彩定器,就這麼屈指可數的幾件,足見加金彩的定窯瓷器是少之又少的珍稀品類。定窯最大宗的產品是碗盤類的器物,但常常被人們忽視的是定窯的花器。北宋後期定窯的花器是非常聞名的。徐兢:《宣和奉使高麗圖經》卷三十二,〈陶尊〉條記:「陶器色之青者,麗人謂之翡色,近年以來製作工巧,色澤尤佳。……複能作盌、楪、桮、甌、花瓶、湯琖,皆竊仿定器製度,故略而不圖。以酒尊異於他器,特著之。」7文中表明,徐兢將高麗使用的特殊的造型的器物都描繪了下來,而常見的器物就不再專門記錄了,這些器物就包括了「花瓶」,而且都是放定窯的製度。可知在北宋晚期定窯製作的花瓶是名傳遐邇的。那麼這件玉壺春瓶是否可以認定是北宋後期流行的花瓶呢?還是徐兢記錄的一類在高麗廣為使用的花瓶,與此器非常相似。徐兢:《宣和奉使高麗圖經》,卷三十一,器皿二,「花壺」條記:「花壺之製上銳下圓,略如垂膽,仍有方坐,四時貯水簮花。 & &通高八寸,腹徑三寸,量容一升。」8且不談底部的「方坐」是什麼樣?僅就其上銳下圓的垂膽造型,一定會讓人與這種玉壺春瓶聯繫在一起。北宋曹組《臨江仙》中有「數枝梅浸玉壺春」9,明示了北宋時由於插花的花瓶常常使用玉壺春瓶。是在四般閒事中備受人們青睞的花器。瓶中插花,瓶外繪畫金花,使花瓶更加富貴而典雅。1. 測試樣品號為:P107b27。2.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曲陽縣定窯遺址文保所(秦大樹,李鑫,高美京執筆):《河北曲陽縣澗磁嶺定窯遺址A區發掘簡報》,《考古》2014年2期,3-25頁。3. (宋)周密撰,吳企明點校《癸辛雜識》續集上,卷中,〈治物各有法〉條,中華書局,1988年,134頁。4. 大阪市立東洋陶瓷美術館,朝日新聞社文化企劃局大阪企劃部編:《宋磁》,圖35、圖36、圖39,大阪:朝日新聞社,1999年。5. 大阪市立東洋陶瓷美術館,朝日新聞社文化企劃局大阪企劃部編:《宋磁》,圖37、圖38,大阪:朝日新聞社,1999年。6. 韓國國立中央博物館編《國立中央博物館所藏中國陶磁(Chinese Ceramics at the National Museum of Korea)》126-129,448頁,首爾,Yekyong publishing Co., 2007年。7. (宋)徐兢:《宣和奉使高麗圖經》卷三十二,〈陶尊〉條。《叢書集成》初編本,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8. (宋)徐兢:《宣和奉使高麗圖經》,卷三十一,器皿二,〈花壺〉條。《叢書集成》初編本,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9. 唐圭璋編:《全宋詞》,五冊,803頁,北京:中華書局,1965年。
北宋晚期 定窯黑釉描金玉壺春瓶

LATE NORTHERN SONG DYNASTY, LATE 11TH-EARLY 12TH CENTURY

細節
北宋晚期 定窯黑釉描金玉壺春瓶
8 ¼ in. (21.1 cm.) high, box

榮譽呈獻

Priscilla Kong
Priscilla Kong

查閱狀況報告或聯絡我們查詢更多拍品資料

登入
瀏覽狀況報告

拍品專文

此器經牛津熱釋光測年法檢測 (測試編號PH073/736;2007年2月7日),證實與本圖錄之定年符合。

更多來自 浮生閑趣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