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得藏家誌 | 刘益谦:「收藏是个慢活」

在佳士得即将迎来在上海举办拍卖十周年之际,我们特别邀请在2022年刚刚庆祝建馆十周年的龙美术馆创始人、著名收藏家刘益谦先生回顾他的艺术收藏之旅并分享这座中国最具规模和实力的私人美术馆成立以来的历程感悟。

十年树木,一朝成林。十年前,西岸还仅仅是上海百年工业的遗存地,十年后,它俨然已成为可以比肩巴黎左岸、伦敦南岸的上海最富有生机的艺术集聚区。

漫步于此,由刘益谦与王薇夫妇所创立的龙美术馆(西岸馆)是其中不容错过的艺术地标。作为中国最具规模和实力的私人美术馆之一,其收藏着包括王羲之、宋徽宗、仇英、董其昌、齐白石张大千保罗∙高更雷尼∙马格利特亚美迪欧∙莫迪利安尼大卫∙霍克尼杰哈德∙李希特等在内的一系列从古至今、并跨越东西方艺术史的大师名作,可谓群星闪耀。

「存在于世 —— 龙美术馆十周年特展」展览现场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从2012年龙美术馆(浦东馆)开馆,到如今形成上海与重庆双城三馆的独特模式,这一切的背后,都离不开刘益谦与王薇夫妇二人对于艺术品收藏的初心与坚持。



始于好奇心的收藏之旅




回到收藏的最初,刘益谦可谓「艺高人胆大」。

1994年,在北京出差的他偶然从报纸上看到北京长城饭店在举办拍卖会,决定前往「观战」:「我只听说过郭沫若的名字,就花了7万块钱买了一幅他的书法,还有一张李可染的画。」看似轻描淡写的「第一次举牌」,刘益谦却十分看重:「这两幅作品至今仍挂在家中。」

「没有好奇心,社会就不会进步,收藏也是。」刘益谦回忆说,「三十年前我买第一件作品也是出于对这个行业不了解,又充满好奇,这种心态让我第一次参与了拍卖。」正是这种好奇使他快速地踏上艺术收藏的「赛道」,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一发不可收拾,并逐渐形成了一套独特的收藏哲学。

接受佳士得访谈的刘益谦

从在国内拍卖行频频举牌到进入佳士得等国际拍卖行竞投顶尖艺术品,刘益谦每一次的购藏都会引来市场的极大关注,其收藏规模也日渐深厚。2012年,在美国权威艺术杂志《ARTnews》公布的全球200位顶级收藏家榜单中,刘益谦和王薇夫妇赫然在列,这也是中国内地藏家第一次入选该榜单,在此后两人更是数次蝉联。

「收藏是一个慢活。没有逐步了解的过程就不可能有深入的感受。」—— 刘益谦

尽管如今在外界看来,他买下的藏品都是「天价」,但他却并不认这一说法。对于拍卖,他始终有着极为冷静的认知:一是不相信有所谓「捡漏」的存在;二是「天价」不应该单单以数字来衡量。

「收藏是一个慢活。没有逐步了解的过程就不可能有深入的感受。」刘益谦总结说。

刘益谦先生在龙美术馆(西岸馆)展出的马克·罗斯科作品前



从东方到西方、从私藏到分享




如果说个人收藏是一种占有,那么分享则是建立龙美术馆的意义。

刘益谦说:「收藏是把艺术品收起来、藏起来,它本身反映的是一种占有。而美术馆不同,它是满足我『占有』的前提下,把收藏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出于这种想法,他最终决定与夫人王薇在2012年建立自己的私人美术馆,并在之后通过拍卖为自己的美术馆相继纳入多件重量级收藏。

2014年11月26日,距离龙美术馆(西岸馆)开馆不过八个月,刘益谦便为其私人美术馆再添一件镇馆之宝 —— 在佳士得香港一举以3.48亿港元的成交价竞得「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

这件一举创下当时中国艺术品世界拍卖纪录的永乐唐卡,在他心里的意义远不止收藏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这么简单。

他至今仍难以忘怀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件唐卡时的激动之情:「明永乐距今大概600年了,它还像新的一样, 站在它面前, 让我感受到了艺术的传承之重。”近距离的接触,使他更强烈地感受到这股神秘的力量,“它的气势一下子就征服了我,在它面前,我感到渺小无比。」

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

刘益谦先生于佳士得香港唐卡交接仪式上的留影

在刘益谦看来,它远超了珍品范围, 是值得传承的亘古不变的文化遗产。当2017年4月,龙美术馆西岸馆以「永乐大帝的世界 —— 御制唐卡暨永宣文物特展」的方式将这件永乐唐卡作为最重磅展品对外展出时,他终于实现了三年前交接时许下的要将其公开展览的承诺。

「艺术没有国界。基于中国文化收藏与传承的基础上,龙美术馆同样需要西方艺术,这是一种互补和融合。」 ——刘益谦

而西方艺术也是龙美术馆收藏体系里的重要组成部分。跨越中西方艺术建立多元藏品体系是龙美术馆的规划。对于龙美术馆这种收藏定位,这位痴迷中国古代绘画的收藏家想得非常透彻:「艺术没有国界。基于中国文化收藏与传承的基础上,龙美术馆同样需要西方艺术,这是一种互补和融合。」

于是,在买下永乐唐卡的第二年,他又以1.7亿美元的价格, 在佳士得纽约拍得莫迪利安尼名作《侧卧的裸女》,创下艺术家作品的新世界纪录。竞拍成功后,他在微信朋友圈写道:「征得馆长(王薇)同意,龙美术馆进入新的收藏纪元。」

2015年,佳士得纽约 莫迪利安尼《侧卧的裸女》拍卖现场

刘益谦看过莫迪利安尼的电影,被其虽然短暂但极具天赋与个性的艺术人生所感动。之后他去到欧洲,更在佳士得专家的陪同下,特意前往莫迪利安尼的墓地为他献上花束和香槟。接受媒体采访时, 他表示:「每个博物馆都梦想有一件莫迪利安尼的作品,现在中国的美术馆也有了这样的杰作,不用出国就能欣赏到西方名作。我感到很骄傲。」

刘益谦先生在佳士得专家的陪同下曾前往莫迪利安尼的墓地,并为他献上花束和香槟

过去十年间,正是在这种兼容并蓄的理念支撑下,龙美术馆以刘益谦王薇夫妇的私人收藏为基础,推出了近200场东西方艺术重量级大展,接待观众约3000万人次。「开馆的时候并没有明确的方向,只给自己定了一个脚踏实地(的原则),所以才有了今天的龙美术馆。正因为没有目标、没有体系,所以最终才形成了(自己的)体系。」刘益谦总结道。

龙美术馆西岸馆海报墙 —— 记录着建馆十年以来举办的重要展览



有一种满足超越财富




尽管龙美术馆的日常由夫人王薇负责运营,刘益谦一直笑称自己只是「馆长助理」,但他一有空就会来到美术馆看展览,并喜欢默默观察前来美术馆参观的观众。有一次他看到一位小朋友坐在展厅地上临摹一张画,「我坐在后边的椅子上看了十分钟,感到非常欣慰。这种快乐不是今天赚多少钱能够感受得到的,这种满足超越财富。」

刘益谦感叹,开馆这十年来最明显变化是来参观的年轻观众变多了,这也让他收获了另一种成就感:「这是时代带来的变化,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如果收藏没有积累到一定程度,开美术馆就是痴人说梦。但如果美术馆开到最后没有观众,相当于没人认可你做的这件事。」

「佳士得能在今天全球艺术市场有着如此大的影响力,这与它的坚持与推广不无关联。十年来,它坚持推广,将中国传统藏品推介给国内藏家及观众、同时帮助包括我在内的更多人了解西方艺术家。」 ——刘益谦

这十年间,刘益谦也同样明显感受到了上海艺术氛围的改变。随着以佳士得为代表的一批国际艺术机构深耕上海、Art021、西岸艺博会的相继开幕、以及越来越多美术馆的兴起和国际展览的引入,这座城市的艺术生态日益完善并充满活力。

谈及即将迎来在上海拍卖十周年的佳士得,他表示:「佳士得能在今天全球艺术市场有着如此大的影响力,这与它的坚持与推广不无关联。十年来,它坚持推广,将中国传统藏品推介给国内藏家及观众、同时帮助包括我在内的更多人了解了西方艺术家。」

龙美术馆(西岸馆)外的年轻人,周末到美术馆看展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上海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新的十年开始了,对于未来,他更多的感慨是「太忙了」,「龙美术馆(西岸馆)的展览计划已经排到了2029年。十年来,除了布展、撤展,馆里一年四季基本上没有空过。」

不过,他强调最多的仍然是脚踏实地。

「做美术馆,唤起普通观众对于艺术的期盼和想象,从这一角度看,这十年值得。脚踏实地,面向观众,我很欣慰。」

佳士得上海拍卖十周年
2013年9月,佳士得在上海隆重敲响内地拍卖的首槌,成为首家独立于中国内地举办拍卖的国际艺术品拍卖行。十年光阴荏苒,佳士得十分荣幸与藏家一同见证了中国内地艺术市场的蓬勃发展和澎湃活力。

今年,我们将会通过系列视频和专题文章回顾这十年以来的难忘瞬间,并于下半年在上海隆重举办十周年拍卖庆典,以及丰富多元的艺术文化活动。从上海首拍第一次于内地呈献毕加索绘画杰作,到迁入位于外滩一号的全新艺术空间,从开创上海——伦敦联拍新模式,再到首度上拍西方现代艺术大师1949年以前创作的重要作品,佳士得未来还将通过不断突破与创新,继续与藏家携手共聚艺术能量。让我们一同期待更加精彩的未来!

相关部门

相关拍品

相关拍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