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節
草間彌生
草間彌生 (1929年生)

壓克力 畫布
162.2 x 162.2 cm. (63 7/8 x 63 7/8 in.)
2014年作
款識:花 YAYOI KUSAMA 2014 A FLOWER(畫背)
來源
東京 大田秀則畫廊
亞洲 私人收藏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2014年11月28日- 2015年1月11日「草間彌生」新加坡 大田秀則畫廊
更多詳情
此作品附藝術家工作室所簽發之藝術品註冊卡

榮譽呈獻

Jacky Ho (何善衡)
Jacky Ho (何善衡) Senior Vice President, Deputy Head of Department

拍品專文

「我想竭盡全力地吸收這個時代的活力,像一朵艷麗的紅花一樣朝向未來綻放……花畫成紅色或紫色,是為了象征它們被賦予的生命力。」——草間彌生

不息的生命力
一朵豔麗的紫色大理花在喚起宇宙無限再生力量的金光閃爍汪洋前屹立盛放著,富動感的花瓣魔幻般四面伸展搖曳,猶如被注入了旺盛澎湃的生命力。有別於草間彌生其他以花為主題的畫作,《花》尺幅之大,造型之繁,使其成為藝術家眾多具象之作中極稀罕富超現實的靜物畫作。創作於2014年,草間彌生繼續以她極具前瞻性的藝術詞彙來探索具像作品的可能性。描繪簡單的事物,藝術家透過「自我消融」把宇宙無限之境以及生生不息的生命力與眼前現實相融為一。千禧年後,草間彌生的畫面擺脫了其早年對鋪天蓋地地創作的執念,漸從個人與外在世界的對話,轉向為體會人和大自然恆繁不息的生命。《花》,便是年屆八旬的草間彌生對生命所賦予最真誠的禮讚。

一花一宇宙
「花」作為一個題材,具有生與死,喜慶與哀悼,剛陽與陰柔等二元性,也因此與草間彌生的藝術實踐──將消極視為積極來實現最終泯滅的創作觀念──相共鳴,貫穿她眾多藝術作品中的一條重要線索。早在草間彌生創作的頭十年,花便是藝術家持之而恆地在不同領域裡探索和實現的一個主題。1960 年代末,在紐約反戰反主流文化的時代背景,草間彌生把花融入其即興行為藝術中,呼應了當時「權力歸花兒」的社運。花又反復出現在草間彌生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初返回日本後一系列的拼貼畫當中,成為了當時藝術家抒發對相繼去世的藝術家約瑟夫·康奈爾和其父親的一種思念。及後,在八十年代她又以軟雕塑的姿態出現,其超現實的生物形態猶如超越了人類所認知的外太空物像。回到此作,草間彌生的主題看似是靜物──盛放的花兒,可是她所呈現的,大概是其對於宇宙的一種純粹的觀照。後印象大師梵高在他《向日葵》系列裏所描繪的也並非日常事物,而是他自身五官與精神上對於外在世界──光線和生命的感觀與投射;至於草間彌生的《花》,則是藝術家穿越自身與外在界限的一種精神概念。此作雖然符合了具象繪畫的種種元素和概念,卻也充滿了抽象意義──在無限的波點跟網狀的相互交疊共存之間,「自我」和「宇宙」在花這一個媒介中相遇共融。

花──是草間彌生約十歲時首次經歷幻覺中所出現最初始的物象,也是她「自我消融」創作方式的起源。生於1929年出生的草間彌生,在日本長野縣松本市一個經營植物苗圃的富裕家庭中成長,「有一天,當我看著桌子上的紅色花朵圖案桌布時,我把目光轉向天花板,發現到處都是同樣的紅色花朵圖案,甚至在窗戶玻璃和柱子。」草間彌生如此憶述,「房間,我的身體,整個宇宙都充滿了它,我的自我被消除了,我又回來了,並被簡化為無限的永恆時間和絕對的空間。」(草間彌生,引自《草間彌生》,展覽圖錄,2017年,第35頁) 為了克服因神經系統疾病而加劇的焦慮,藝術家以花作畫,或更凖確來說,以花作為自身的一種內在至真實的投射。早於一幅早期的半抽象自畫像 (1950年作) 便鮮活地揭示了這一種密不可分的牽引──多刺的粉紅色有機如向日葵或種子的形體懸掛在一片嘴唇之上,以大自然有機體作為自身的載體。

「即使不能到太空,我想我可以創造宇宙。我希望通過藝術淨化我的靈魂。」——草間彌生

在創作此作的過程中,不侷限於實現主題本身的真實性: 富生命力的條狀花瓣,更像是其「積聚」系列那湧現不斷的有機生長物; 富孕育性的花蕾猶如是能分割增生的細胞,同時又如宇宙中的行星般深不可測。克林姆通過重複簡單富裝飾性的線條來描繪生命之樹這一富宗教象徵的題材,為其注入魔幻及超自然感; 馬蹄斯以切割與重疊色塊來重新定義事物與空間的關係,草間彌生的《花》巧妙地探索了這兩種看似富裝飾色彩的構圖,調賬了其所賦予平面空間的可能性──以重複及純粹的波卡多圓點填滿了畫面二延伸其超現實的想像維度;以色塊的堆砌來重建看似偏平的畫面裡的層次空間。相比起她的《南瓜》和《無限之網》系列,此作在概念上皆突破了「形而上」和畫面這一媒介本身所存在的枷鎖。創作《花》的同年,草間彌生正處於職業生涯的另一個巔峰——她不但展開了其藝術生涯兩大重要的回顧展《無限的偏執》和《我夢想的夢想》,而且更在同年被評為世界上最受歡迎的藝術家。(A. Needham,「草間彌生被評為 2014 年全球最受歡迎的藝術家」,《衛報》,2015 年 4 月)此作完熟地體現其將近七十年的藝術造詣,體現了草間彌生作為本世紀最其影響力女性藝術家之一所發自內心的無窮不息的創造力。

更多來自 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