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Time Like Present

No Time Like Present 网上拍卖呈献亚洲知名艺人及收藏家余文乐先生精选珍藏,亦包括余先生多年好友为慈善事业慷慨捐出的藏品。随我们一同走近余先生的收藏哲学和美学理念,了解好友眼中的余文乐

佳士得:余先生是坊间知名的腕表藏家,但艺术收藏家的身份就相对较少人知道,您是何时开始收藏艺术的呢?是受什么启发而开始收藏之旅的?

余文乐:其实对于美的东西一直都很敏感,而且身边也有很多有经验的收藏家和从事美术相关的朋友。一直有和他们研究和学习。慢慢从小幅到大幅这样开始收藏。因为我不只是会把它收藏,而是真正会挂出来欣赏的。所以也会因应不同空间的大小和设计而考量不同藏品。

佳士得:如今NFT加密艺术品已经成为艺坛热话,您也是藏家之一,作为一位跨类别藏家,您认为数码艺术与实体艺术相比有何吸引人之处?

余文乐:对于我来说,任何收藏品也是纯粹因为喜欢才会买。数码艺术和实体艺术其实没有真正可以比较的地方,因为实体艺术当中艺术家的历史和故事是需要花上一些时间去作深入的研究和细读。每个艺术家也有不同的演变过程,也在不同的年代因为一些影响而演变出不一样的风格,这种由时间累积出来的变化是很吸引我的。

数码艺术因为有加密系统所以每一幅艺术品也都是独一无二的。NFT对我来说会是未来的大趋势,因为这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模式。而两者其实是可以并存的。


佳士得:本次拍卖题为No Time Like Present,对您个人而言有什么特别含义吗?

余文乐:No Time Like Present这个主题的诞生,是因为我们都认为每一个当下也是非常珍贵的,不能追回的。而Present也是送给这个阶段的自己的一份礼物。

佳士得:您有两位好友也为此次拍卖慷慨捐出藏品作慈善用途,可以介绍下两位好朋友吗?他们对您的美学理念和收藏哲学有何影响?

余文乐:这次得到两位我非常尊敬的朋友Takizawa-san(滝沢伸介)和Kiyonaga-san(清永浩文)一同参与这次慈善拍卖,是我的荣幸。两位也是我在年轻时代一直非常崇拜的设计师和品牌主理人。每一次到外地工作拜访他们的时候,也会学习到很多不同范畴的东西。无论在时装设计、做人处世方面和我的艺术收藏路上,都多多少少会受到他们的影响,也可以说是我的启蒙老师。

我很尊敬他们那种职人精神,很专注地深入研究自己非常喜欢的事情,而且更可以把它好好发挥到工作上,实实在在地把他们对艺术的喜好融合于他们的事业上。

此次拍卖部分拍卖收益将拨捐「愿望成真基金」,为居于中国香港及澳门、三至十七岁并患有重病的儿童实现改写生命的愿望,透过愿望成真的体验令他们的人生充满希望、力量及快乐。我很感激Takizawa-san和Kiyonaga-san这次一同为慈善出力。希望我们的共同理念也可以让更多小朋友能够达到梦想。

滝沢伸介

滝沢伸介


佳士得:和余文乐是怎样认识的?对他的第一印象是怎样?加深认识了之后对他的印象有没有改变?

滝沢伸介:如果没记错的话,我们是透过香港的共同好友认识的,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一直都很随和,内心如同纯净的孩童一般,因此很吸引人。他一点都没有改变过。

清永浩文:我在10年前首次听说余文乐造访我位于东京的专门店SOPH.,后来我们在一位共同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之后,我们两人的品牌曾多次合作。他会来我家作客,我们也会到彼此的家乡相聚,双方的关系自然而友好。虽然他是亚洲超级巨星,却率直坦诚,是可靠的倾诉对象,他也坚守自己的信念,从未改变。

佳士得:在工作和日常中,艺术对您的影响有多大?您从艺术中得到什么启发?

滝沢伸介:艺术真的很扣人心弦,能够在多个方面启迪生活。我的好友总是能在创造中讲述精彩故事,因此他收藏中的许多作品都让我十分喜爱。我对多种多样的艺术品都感到十分新鲜有趣。

清永浩文:我相信我和大多数人一样,会在日常生活中的艺术找到创意灵感,推动我努力收藏喜爱的作品。SOPH.曾与多位当代艺术家合作,例如宫岛达男、杰克·皮尔森和朱利安·奥贝等。他们都是我非常欣赏的艺术家,而我亦是在收藏他们的作品后才主动提出合作。我纯粹对艺术感兴趣,却无意间创造了可观的商机。


清永浩文 ©Julian Opie 

清永浩文 ©Julian Opie 


佳士得::您和余文乐之间的艺术交流是怎样开始的?比较常讨论的是哪种类型的艺术品?

滝沢伸介:我们之间的交流并非有关严肃的艺术理论……但我们经常互传短讯,在聊天中分享彼此的激情和热忱,常常能启发彼此。

清永浩文:我们的对话总是很轻松,自然就谈到艺术,譬如艺术界的整体情况,还有市场的热门话题,最近我在余文乐的影响下买了CryptoPunks。

佳士得:您怎样看待加密艺术这个新趋势?

清永浩文:虽然我不确定加密艺术潮流会变得更炽热还是会平静下来,但使用数码技术创作作品的人数将会急增,因而提高这些作品的数量和质素。鉴于佳士得成功拍卖Beeple和CryptoPunk的作品,相信加密艺术的价值已经在艺术市场获得充分认可。

佳士得:在余文乐踏入人生与工作重要里程碑的四十不惑之年,你会给他怎么样的艺术品收藏建议?

清永浩文:从自身经历出发,我希望余文乐在购买艺术品时越来越相信自己的直觉,不会轻易受外部因素影响。

滝沢伸介:我无法给予他建议,因为他本身已经是知识丰富的藏家。但无论知名与否,如果能与艺术家拥有共同的故事,那么艺术品就是无价的。